导航
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 > 视角 > 解读

靠版权谋生,原创音乐人还要等多久?

发布时间:2019-11-29
责任编辑:戚硕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摘要:近日举行的第六期E法数字音乐论坛上,90后独立音乐人宋黛霆道出了当前很多原创音乐人面临的囧境。

  “我12岁开始写歌,在今年26岁的时候出版了第一张专辑《青黑》。然而,音乐创作获得的回报只占我收入的三分之一,大部收入来自英语教学与培训。据我了解,很多音乐人跟我一样,仅靠音乐创作难以维持日常生活开销。”近日举行的第六期E法数字音乐论坛上,90后独立音乐人宋黛霆道出了当前很多原创音乐人面临的囧境。

  今年9月,腾讯音乐娱乐(下称腾讯音乐)独家上线周杰伦数字单曲《说好不哭》,短短几天内销量就突破1000万张,不仅让腾讯音乐的股价连连上涨,也让众多原创音乐人对版权变现有了更多期待。的确,伴随版权环境的改善和音乐产业的回暖,原创音乐人有了更大的表演舞台,他们愿意同音乐平台开展不同形式的版权合作,并开始从中获得收益。然而,要像周杰伦那样在内容付费上取得如此大成绩,难度颇大。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教授张丰艳近日发布的《2019音乐人生存状况报告》(下称报告)显示,大多数原创音乐人只把音乐创作当成爱好和梦想,对靠音乐收益来维持生计并不抱希望。在版权变现的道路上,他们还有很多困难要克服。

  面临生计难题

  宋黛霆在原创音乐圈颇有名气,她的微博粉丝数量超过10万,单曲在微博上的播放量超过6000万次,在网易云音乐上的播放量也超过1000万次。然而,她告诉记者,这些流量并没有给她带来显著收益,她还要靠在新东方进行英语教学来贴补音乐制作的各种成本。也正因如此,她被学生称为“会唱歌的网红老师”。

  宋黛霆的处境反映出目前很多音乐人普遍面临的问题。报告显示,互联网的迅速发展丰富了音乐人的收益来源,音乐演出、音乐教育、唱片销售、版税、词曲创作、音乐制作等均是音乐人获取收益的渠道。此外,音乐直播也已经成为相对成熟的商业模式,打赏和送虚拟礼物等方式也给音乐主播带来一定收益。然而,音乐行业的收益渠道多样化并不能让音乐给音乐人带来更多收益,音乐对他们而言,更是梦想和爱好。

  “我们在走访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音乐财经等国内主流音乐平台,并对100位在业内颇有名气的原创音乐人进行了深入采访后了解到,音乐人兼职率高达88%,兼职挤压了音乐人的创作时间和创作精力,大多数音乐人坦言,音乐对他们来说仅仅是爱好和梦想,对于用音乐收益来维持生计并不抱希望。”张丰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寻求变现方式

  宋黛霆一般白天上课,业余时间用来音乐创作。一直坚持音乐梦想的她在去年腾讯音乐启动的“原力计划”中脱颖而出,成功签约腾讯音乐,并在其扶持下上线了13首原创作品。此后,宋黛霆每个季度都会获得一定的分成收入,分成依据则是歌曲的点击量。她注意到,身边的很多音乐人都同音乐平台开展了不同形式的版权合作。

  “靠音乐人自己单打独斗在海量作品和作者中脱颖而出困难重重。平台有用户、流量和资金,但缺乏内容,同这些平台开展合作,音乐人有机会获得首页推荐和流量导流,其作品也有走红的可能,而平台通过签约在获得内容的同时又能吸引更多用户,这为后续的内容付费带来更多可能。”中信证券传媒互联网高级分析师肖俨衍分析。

  张丰艳同样注意到音乐人正在逐步加大同各类平台的合作。“平台在算法推荐、作品推广、内容变现、用户集成等方面优势明显,音乐人普遍乐于将作品上传至平台,并通过平台与粉丝进行互动,希望借助平台提高作品和自身的影响力。可以说,平台已经成为音乐作品发布、传播、推广的重要阵地。”张丰艳表示,从目前来看,除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两大主流平台成为原创音乐人首选的合作平台外,虾米、抖音、快手等平台也逐渐受到关注。值得一提的是,超过半数的受访者表示自己在腾讯音乐平台上传的作品最多,其原因主要是腾讯系产品的推广能力、业内口碑、版权协议等方面的服务更佳;而选择同网易云音乐合作,则看重的是该平台听众群体的喜好与自己的音乐风格匹配度较高,便于提高用户粘性。

  营造行业环境

  论坛上,中国社科院文化法制研究中心研究员周辉对音乐作品涉及的各项著作权权利、音乐人签定版权合同时应注意的事项和需要规避的法律风险,以及遭遇版权侵权时如何维权等进行了详细介绍。对此,宋黛霆和其他音乐人均表示受益匪浅,因为版权知识的欠缺是很多音乐人的短板。

  “版权知识的欠缺,让音乐人无法正视自己的版权价值,这不仅影响到自己的利益,也会对音乐版权交易市场带来负面影响。除此之外,原创音乐人要靠音乐谋生,还有很多其他问题需要解决。”张丰艳表示,一方面,音乐人缺乏高话语权的行业组织。我国目前虽然有音乐著作权协会等多家与音乐相关的行业组织,但是他们无论在会员数量、作品数量还是业绩方面,都与西方国家有着较大差距。国内音乐行业组织力量的薄弱影响了音乐人的创作收益,他们需要高话语权的行业组织。另一方面,国内音乐人缺乏打造精品的物质保证,报告显示,近半数的音乐人税前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有四分之一的音乐人税前月收入维持在2000元至5000元之间,月收入能达到1万元以上的只占到9.3%。考虑各种因素,音乐人现阶段的收入难以保障其进行音乐创作和打磨精品。

  “希望业界对上述掣肘音乐人长远发展的问题进行一一解决,希望原创音乐人能靠版权为生,也希望音乐界多一些周杰伦这样的现象级歌手。”张丰艳期望。(记者:姜旭)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中国知识产权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中国知识产权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知识产权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IP大咖说

数字经济时代下的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体系
如何利用知识产权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热门推荐

2019年11月28日欧洲专利局公开专利数据统计
接连起诉中国企业,LG意欲何为?

欢迎投稿:tougao@cnipr.com

投稿热线:010-82000860-8215

关键词

IP大咖说

数字经济时代下的阿里巴巴知识产权保护体系
如何利用知识产权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

热门推荐

2019年11月28日欧洲专利局公开专利数据统计
接连起诉中国企业,LG意欲何为?

欢迎投稿:tougao@cnipr.com

投稿热线:010-82000860-8215

关键词